党群工作
语言文字工作

和平的田园诗人陶渊明

时间:2016-03-11  来源:  作者:

 开栏寄语

  他们带着历史的深邃与辽远,用或豪迈或温婉,或轻灵或厚重,或清淡或浓丽的笔触,书写了一篇篇经久流传的经典。在他们的笔下,有驰骋疆场的恢宏,有月夜徘徊的静谧,有泛舟湖畔的闲适,有攀登山岳的奋勇。
  本栏目将介绍在中学教材中于文学史有着重要影响的人物,摘编在近现代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的作家为古人所写的人物传记、文章,帮助读者走进古代人物的内心世界,了解当时历史背景与人物所处环境,便于学习理解其文学作品。
  到东晋,风气变了。社会思想平静得多,各处都夹入了佛教的思想。再至晋末,乱也看惯了,篡也看惯了,文章便更和平。代表平和的文章的人有陶潜,他的态度是随便饮酒、乞食,高兴的时候就谈论和作文章,无忧无怨。因此,现在有人称他为田园诗人,是个非常和平的田园诗人。他的态度是不容易学的,他非常之穷,而心里很平静。家常无米,就去向人家门口求乞。他穷到有客来见,连鞋也没有,那客人从家丁脚上取鞋给他,他便伸了足穿上了。虽然如此,他却毫不为意,还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自然状态,实在不易模仿。他穷到衣服也破烂不堪,而还在东篱下采菊,偶然抬起头来,悠然的见了南山,这是何等自然。现在有钱的人住在租界,雇花匠种数十盆花,便作诗,叫作秋日赏菊效陶彭泽体,自以为合于渊明的高致,我觉得不大像。陶潜之在晋末,是和孔融于汉末与嵇康于魏末略同,又是将近易代的时候。但他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表示,于是便博得田园诗人的名称,但《陶集》里有《述酒》一篇,是说当时政治的。这样看来,可见他于世事也并没有遗忘和冷淡,不过他的态度比嵇康阮籍自然得多,不至于招人注意罢了。还有一个原因,先已说过,是习惯。因为当时饮酒的风气相沿下来,人见了也不觉得奇怪,而且汉魏晋相沿,时代不远,变迁极多,即经见惯,就没有大感触,陶潜之比孔融嵇康和平,是当然的。例如看北朝的墓志,官位升进,往往详细写着,再仔细一看,他已经经历过两三个朝代了,但当时似乎并不为奇。
  据我的意思,即使是从前的人,那诗文完全超于政治的所谓田园诗人”“山林诗人,是没有的。既然是超出于世,则当然连诗文也没有。诗文也是人事,既有诗,就可以知道于世事未能忘情。譬如墨子兼爱,杨子为我。墨子当然要著书;杨子就一定不著,这才是为我。因为若做出书来给别人看,便变成为人了。
  因此可知陶潜总不能超于尘世,而且,于朝政还是留心,也不能忘掉,这是他诗文中时时提起的。用别一种看法研究起来,恐怕也会成一个和旧说不容的人物罢。
  (摘编自语文出版社20133月版《星光闪耀:解读中国古代十大诗人》)
 
学院概况
学院简介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师资力量
师资概况
新闻公告
通知公告
学院新闻
规章制度
人才招聘
会议室预约情况查询
本科人才培养
精品课程
实验教学
教研活动
教学管理
教学成果
大学物理教学实验
研究生培养
学位概况
导师简介
招生简介
招生信息
培养管理
答辩授位
学科与科研
研究进展
科研工作
研究机构
学科建设
学术交流
博士后流动站
学生工作
学风建设
文化生活
贫贷困补
就业工作
党群工作
党委工作
团委工作
工会教代会工作
语言文字工作
理论学习